矿产资源形势与发展矿业对策,国家应制定政策给地勘单位更多自主经营权

中新网4月13日电,日前,由中国工程院主办,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地质科学院承办的主题为“矿产资源形势与发展矿业对策”中国工程科技论坛在北京召开。

充分发挥国有地勘单位找矿主力军作用,扶持地勘单位企业化,国家应给予政策:给矿权、给找矿资金、给找矿成果。这是国家对自己建立的队伍实现企业化应有的责任。中国地质科学院陈毓川院士在10月26日召开的第175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上直言。  此次论坛主题是中国矿产资源形势与对策。与会院士专家、相关政府管理部门的以及行业和一线地勘单位、矿山企业的代表围绕矿产资源供需形势、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形势、矿业现代化、矿产资源管理体制机制以及矿业政策等重要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当前找矿形势好,是地勘工作为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实现正常发展,并形成地勘工作新体制、运行新机制的历史时期。如何保持与发展地质找矿工作好势头?陈毓川院士认为,应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动态地质工作新体制。国家既可投资公益性地质工作,也可投资商业性地质工作,这取决于国家对资源的需求程度、矿业市场发育程度、国有地勘队伍企业化改革的程度。在我国矿业市场初建阶段及国有地勘单位未实现企业化时期,国家仍需出资进行市场一时难以承担的矿产勘查工作。国家出资的矿产勘查项目由国有地勘单位承担,勘查成果归地勘单位并作为国家授予的企业化国家资本金。应将中央地勘基金改变为中央地勘风险基金,在风险找矿阶段,国家出资承担风险,矿权归找矿单位,找到矿后找矿单位返还全部或部分勘查资金。应充分调动找矿单位积极性,风险找矿阶段国家不与找矿单位争利。应恢复初始探矿权先申请登记的办法。企业在矿权范围内自行出资找到的资源储量,政府不收价款,支持鼓励企业多找矿。  陈毓川院士建议,在地勘单位企业化前,国家应给地勘队伍配置必要的探矿权,给予探矿的经费,给予探矿获得的成果,使其作为国家为地勘队伍实行企业化的资本金,支持地勘队伍走勘查开发一体化道路。这些政策可作为实施中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部署的一项内容,达到充分发挥找矿主力军积极性的作用,从而更有效地实现找矿突破和支持地勘队伍企业化体制改革。在2020年前,实现找矿突破与地勘队伍企业化改革的双赢目标。

4月10日,由中国工程院主办,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中国矿业联合会、中国地质科学院联合承办的“矿产资源形势与发展矿业对策”科技论坛在京举办。与会院士专家围绕论坛设立的“发展矿业的重大政策”、“国有地勘队伍体制改革”、“矿业市场建设”、“矿业与环保”4大专题,展开深入研讨,为新形势下的矿业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中国矿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彭齐鸣出席论坛并讲话。原地质矿产部部长、全国政协秘书长朱训和原地矿部部长宋瑞祥出席论坛,朱训老部长做了题为《关于矿业体制改革的几点建议》的主题报告。  矿产资源形势如何看?与会专家在论坛发言中表达了共识:今后一段时间,矿产资源消费需求仍将保持持续稳定态势。理由基于三方面:一是从矿产品的现实表现看,自去年第三季度末开始,矿产价格不断走高,我国矿产品价格指数从去年9月开始开始回升,随后上升趋势明显。今年一季度末,矿产品交易价格指数接近120%,煤油电超过120%而全国价格总指数小于110%,这表明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品消费的需求仍然强劲;二是从全球形势看,为了促进经济复苏和稳定增长,发达经济体再工业化和制造业升级,新兴经济体的工业化与城镇化进程,全球范围内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正在推进,这都将保持对矿产资源的稳定需求;三是从我国工业化发展阶段来看,经济社会发展对矿产资源的消费需求基本面没有变。随着“中国制造2025”战略实施、制造业结构调整以及产品升级换代的不断推进,锂、稀土、钴、钛等战略性新兴矿产消费需求将急剧增长。农用化肥生产、能源生产及药品生产中消耗的各类矿产,既不能循环利用、在相当长时期内也无替代品,其需求仍将维持在相当水平。  与会专家在论坛中建言,应正视我国矿业发展面临的问题--大而不强,创新不够,市场环境有待改善,自觉遵循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遵循自然规律的可持续发展、遵循社会规律的包容性发展的能力有待提升。专家们认为,发展做强我国矿业,关键是以创新引领产业结构升级。一是面对供给侧结构改革,要依靠创新驱动发展,提供研发和技术水平,持续提高市场竞争力。二是面对生态文明建设,资源环境生态红线管控硬约束,要绿色发展,自觉践行生态文明建设,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高效利用、矿区和谐的发展道路。三是面对国际资源新秩序,要打造新型资源开发利用关系。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刘旭,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主任、院士彭苏萍,中国工程院陈毓川、古德生、赵文津、顾大钊等18位院士,以及来自全国矿业企业、地勘查单位、矿业装备生产厂家及矿业服务机构等260多名代表参加论坛。

陈毓川院士:建立地质工作新机制 避免萎缩期

图片 1

“国家急于在风险找矿阶段谋利,过高地评估了现阶段矿业市场在找矿工作中的作用,过低评价国有地勘队伍的主力军作用,轻视了这支队伍的切身利益与改革发展。”在今天召开的第175场中国工程科技论坛上,中国地质科学院陈毓川院士直言,若想我国地质找矿工作不出现第三个萎缩期,必须清醒认识当前的问题。此次论坛主题是“中国矿产资源形势与对策”。陈毓川说,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矿产勘查经历了三起两落的过程。在1966年到1976年及1991年到2005年这两个萎缩期里,矿产勘查队伍、投入等大幅缩减,给我国矿产资源开发工作带来巨大冲击。自2006年国务院发布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以来,地质勘查工作才迎来大发展。当前,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对矿产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如何保持地质找矿工作的发展势头以满足这种需求?陈毓川认为,首先应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动态地质工作新机制。目前的作法是在找矿过程中过早让国家财政不投商业性勘查项目,只进行公益性地质工作,并且初始探矿权实行招拍挂,国有地勘队伍得不到初始探矿权,由此导致的后果是挫伤国有地勘队伍找矿积极性,预查与普查工作得不到及时有效开展,影响更好的找矿突破。这一观点得到有色金属矿产地质调查中心研究员王京彬的认同。他也表示,虽然有文件明确规定地勘单位可以知识、技术等要素折股,分享勘查成果,但由于没有法律性的规定,大部分省市难以落实上述文件。同时,国有地勘单位企业化改革的具体措施不明确,“戴事业的帽子、走企业的路子”,使这些单位处于两难境地。陈毓川强调,目前区域地质与矿产调查难度较大,获得大量矿化异常、矿点,急需预查、普查,这部分找矿风险大,现有矿山企业中只有极少数实力较强的才能出资探矿,必须充分发挥国有地勘队伍找矿主力军作用。他建议,在我国矿业市场初级阶段及国有地勘单位未实现企业化时期,国家仍需出资进行市场难以承担的勘查工作,勘查工作可由国有地勘队伍承担,勘查成果在地勘单位企业化前作为对地勘队伍的投资,为实现企业化的资本金。同时,在矿权、资金和找矿成果等方面,给予实行企业化改革的地勘单位优惠政策。

会议研讨内容为国内外矿产资源形势、矿业形势与趋势;发展我国矿业的重大政策;矿业市场建设对策;矿产勘查形势、国有地勘队伍体制改革及发展矿业与环境保护等议题。论坛围绕主题展开“发展矿业的重大政策”、“国有地勘队伍体制改革”、“矿业市场建设”、“矿业与环保”四个专题的主题讨论。

当天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中国矿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彭齐鸣为开幕式致词。他表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到新常态,对矿业发展和资源开发提出了新的要求,转型和创新发展是矿业界面临界的主要课题。资源环境约束趋紧的总态势没有变化,因此要实现矿业绿色发展,的道路,转型和创新必不可少。

图片 2

中国地质科学院院士陈毓川发表发展我国矿业的对策专题演讲,陈院士表示,矿业始终伴随着人类社会的生存与发展,是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产业。在国家相关政策有力支持下,加强矿产勘查,保持相对稳定的找矿强度,保障矿业持续发展,提高矿产资源自主供应能力,应作为国家在新时期的重要目标任务。矿产勘查是矿业基础,应保持相对稳定的找矿强度,有效推进国有地勘队伍体制改革,修改完善国家矿业法律法规,建立矿业资本市场以及风险勘查资本市场,建设一批大型矿业集团,达到矿业发展与生态环境双赢的局面。

针对矿产资源形势与矿业走势问题,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王安建表示,中国主要矿产资源需求增速放缓,但国内供应形势仍不容乐观,战略新兴产业矿产正在成为各国关注的热点,需求量将徒增。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发展中期至晚期,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财富积累水平远低于发达国家,矿产资源安全供应问题不容忽视。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景河在会议中表示,在当前的矿业形势下,通过改革,进一步释放矿企业的活力,推动中国从矿业大国转变为矿业强国矿产资源分布特点决定了中国矿业企业必须参与全球化进程,在此进程中,尤其大型矿业公司要有担当,要从全球视野看待企业发展,在全球范围内获取优质矿产资源。

作者:
版权属于:10bet体育_10bet体育手机版「点击登录」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